第4章 (第1/3页)

加入书签

从暗牢里出来,沈听肆再也忍不住喉咙处的那种痒意,掩着唇开始不断的咳嗽。

“督主的病越发的厉害了。”崇明听到如此压抑的低沉的咳嗽声,顿时焦急万分,他一边用左手不断地轻拍着沈听肆的背,右手在他的鼻子附近不断的挥舞,试图将那种难闻血腥的刺鼻味道给驱散了去。

顺带着他又转身吩咐身旁的小太监,“去请太医。”

“督主,咱们先回去休息。”

“无碍,”沈听肆用帕子按了按嘴角,微微摇头,“老毛病了。”

原主苏慎十岁进宫,至今已十载的光阴。

没有任何身份的小太监,在这个皇宫里面便只有受辱的份,吃不饱饭,穿不暖衣,时常打骂,最是常态。

梁澈好歹还有着一个皇子的身份,即便他再被人欺负,也终究不会有人想要真的要了他的命。

可苏慎只是一个无牵无挂,要什么没什么的小太监。

十岁那年的隆冬时节,寒风刺骨,即便裹着破烂的袄子都会冻得打哆嗦。

可只是因为当时还是二皇子的梁越一时兴起,就将自己的一枚玉扳指扔进了还带着冰碴的太液池里,让苏慎脱了外袄跳进去寻找。

他找了一夜,几乎被冻成了一块冰雕,才将那枚玉扳指找了回来,可梁越拿到玉扳指后,却随意的赏给了自己身旁的一个近侍。

当天回去苏慎就发起了高烧,若不是当时的总管太监汪林看到了他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劲儿,认了他做干儿子,拿别人吃过的药渣给他熬了几次药,恐怕苏慎在十岁那年就会直接一命呜呼了。

命虽保住了,可却落下了病根,闻不得任何刺激的味道,也受不得冷,受不得热。

即便如今身居高位,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九千岁,可这身子骨却还是彻底的衰败了下去。

将手帕迭起收好,沈听肆目视着前方,“回去吧。”

很快的,暗牢里拖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只不过,沈听肆对此毫不在意。

元华本也不是他的人,多年前被安插进来的一个细作罢了,如今也算是死得其所。

毕竟,他的死,可是大大推进了梁澈想要彻底掌握权力的野心呢。

用冷水洗了把脸,让自己的脑袋彻底的清醒,沈听肆看着晃荡的波纹当中映出来的那双和梁澈略有些相似的眉眼,将原主苏慎的记忆从头到尾翻了一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薅羊毛的末世生活 元尊之天下独尊 末日降临,我成为了金属生命 这个地球人也太强了 人在斗罗,哄骗小舞魂环 末世求生:这世界有点猛 我为道士的最后十年 从魔卡开始万界旅行【悠闲慢旅】 植物学家在盗笔 末日满级玩家 一听就懂的风水 我在末日有套房 全球游戏:我只想静静的刷成就 快穿之厨子太腹黑 魔天驾到 规则怪谈:特殊体质 洪荒:老子我也拒绝被夺舍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二十八年有多久 不一样的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