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1/2页)

加入书签

梁澈只愣了一瞬,立马就反应过来这是沈听肆在试探他。

他必须一如既往的怂包,怕死,不堪一击。

敛了敛神情,梁澈终于害怕起来,哆嗦着身体想要逃跑,可他的双腿不良于行,即便拼尽全力,也只不过是从轮椅上摔了下来。

“九……九千岁……”梁澈嘴唇不停的蠕动着,可一时之间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七零八落的将所有的理智打碎成一地的狼藉,“我……我才……封王,我……我是皇子,你……无论如何……都不能……”

“你不能对我如此……这是侮辱皇室血脉……即便……即便是父皇……”

沈听肆侧头瞧他一眼,唇边含笑,温声道,“殿下这是做什么?”

诧异之际,他又吩咐旁边的小太监,“还不快点将五殿下搀扶起来?一个个的都是瞎子吗?”

既然梁澈这么愿意演,他也不介意陪他。

“苏某就是有天大的胆子……”沈听肆眼底充盈着幽深之色,在梁澈重新坐回轮椅上之后,似笑非笑的来了句,“也不敢给五殿下净身啊。”

“净身”两个字被沈听肆咬的格外的重,衬得梁澈方才所有的狼狈,都变成了一个笑话。

是他误会了。

梁澈抿着嘴唇不说话,由着崇明推着他一步一步踏进蚕室。

门一打开,扑面而来的阴冷气息和血腥味道让梁澈身体不由得颤了颤。

那个伺候了他两年的时间,去哪里都给他推着轮椅的小太监元华,此时正双手手腕被绑着,吊在了半空当中。

昏暗的烛火下,到处都是干涸了,强烈发臭的血迹,微弱的烛火跳动,仿佛血液在燃烧。

四周的墙壁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每一个刑具上面都沾染着厚厚的一层血浆,好似在倾诉着它曾经的“辉煌”。

这个名义上是蚕室的屋子,竟被改造成了一处暗牢!

听到动静的元华艰难地睁开了眼,他的整张脸被殴打的肿胀不堪,眼睛仿佛是两个核桃一样突兀的挂在脸上。

即便用力的睁大了,却也只能够看到浅浅的一条缝隙。

他哑着嗓子,说话口齿不清,“殿下……殿下救我……”

“啪——”

元华话音落下的瞬间,一根带着倒刺的鞭子便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身上,鞭子离开的时候带走了片片皮/肉,元华疼的浑身颤抖,嘴里不停的发出类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薅羊毛的末世生活 元尊之天下独尊 末日降临,我成为了金属生命 这个地球人也太强了 人在斗罗,哄骗小舞魂环 末世求生:这世界有点猛 我为道士的最后十年 从魔卡开始万界旅行【悠闲慢旅】 植物学家在盗笔 末日满级玩家 一听就懂的风水 我在末日有套房 全球游戏:我只想静静的刷成就 快穿之厨子太腹黑 魔天驾到 规则怪谈:特殊体质 洪荒:老子我也拒绝被夺舍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二十八年有多久 不一样的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