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1/3页)

加入书签

王将军:?

他百思不得其解,问了问家中下人:“这小子是怎么了?”

“想是小郎君在学堂受了气。”

王将军信了这话,晚上吃饭时,也关心起了儿子:“大郎今日在学堂可是受了委屈?”

王临咬咬牙:“没有!”

“嘿,和你爹说话呢,还呛声呛气的。再这样我可修理你了。”王将军不满道。

王临更委屈了。

王将军的妻子柳氏是个没底气的,她娘家败落嫁进王家,生怕夫君有了二色,即便生了三个儿子,还是觉得气短,不敢为儿子发话。

还是王老太爷慈爱地问孙子:“大郎,有什么只管说,一家人哪有两家话。”

王临听了觉得也有理,他们的确是一家人。于是就望向王将军:“阿爹今日为何没去学堂接我下学?”

“啥?”王将军简直一头雾水。儿子入学也有小半年了,他又何曾接过下学?这么久了都没生怨,今日倒是忽然发起性子来。

王老太爷点了点儿子:“你今日休沐,都不接孩子下学。”

王将军更奇怪了:“你这么大个孩子,家中车夫也周到,何必我亲自去接?莫非你还怕了不成?”

真是驴唇不对马嘴。王临见亲爹就是领会不到那层意思,还要指责自己胆小,越发不乐。

王将军更是不愿儿子小小年纪就生了小娘子的脾性,整日里闷闷不乐,吃过饭就叫儿子去练剑,省得消磨了将门子弟的凭依。

王临累得要死,对亲爹生的怨气也快没了。

第二日上学,王临与同桌道:“昨日萤萤她阿爹亲自来接她下学,真是好。”

说得同桌也郁卒起来:“我阿爹也不来接我。”

两个人一同郁闷,一起唉声叹气的。

动静太大,前头的秦曜也转过头来。王临与同桌齐齐息声。皇长子秦曜性子沉稳内敛,到底是官家长子,颇有威严,不似亲妹秦晔亲和。

他们还当自己太过大声,惹了皇长子不喜。

却见皇长子也眸带失落地说:“我阿爹也是。”

也是、也是什么?

王临与同桌一忖度,莫不是说“我阿爹也不来接我?”

娘诶,你阿爹可是官家啊,他不来接你,不是应有之义?他若来接你,才是不同寻常吧。

王临硬着头皮道:“殿下,官家忙碌,也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薅羊毛的末世生活 元尊之天下独尊 末日降临,我成为了金属生命 这个地球人也太强了 人在斗罗,哄骗小舞魂环 末世求生:这世界有点猛 我为道士的最后十年 从魔卡开始万界旅行【悠闲慢旅】 植物学家在盗笔 末日满级玩家 一听就懂的风水 我在末日有套房 全球游戏:我只想静静的刷成就 快穿之厨子太腹黑 魔天驾到 规则怪谈:特殊体质 洪荒:老子我也拒绝被夺舍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二十八年有多久 不一样的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