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1/3页)

加入书签

长孙质嫁与卢行溪九年,与他相识怕是也有十多年,很多话从不瞒他。她很多奇思妙想,很多措辞用语,面对亲近的人是再不掩饰的。

她在武安侯府长大,兄姐皆知她秉性,只当她有宿慧,嘱咐她不许在家人之外的人跟前说这些。与卢行溪是两两相知,感情甚好,郎君自是可说之人。

待生了女儿,女儿也是可说之人。

女儿小,想不到那么多。只卢行溪个大人也从来不问,夫人究竟是哪里来的这些词这些话,我为何从未听过。听明白了什么意思,他有时自己也拿来用,于是身为他们女儿的卢照雪更以为人人都这么用,也不好奇。

前几年,隔壁家小郎君要离了家中去上学,头一天,那是哭的撕心裂肺的。长孙质从旁听了,和夫君道:“他这是分离焦虑症了。”

小孩子对大人有依恋心理,骤然分开,也是难免的。

只是……长孙质瞥一眼她家郎君,“郎君不必担忧。你应当不是此症。”

“怎么不是!”卢行溪把头埋在妻子脖颈处,“和你之前形容的一模一样!患得患失,不安紧张,整日里坐不住……”

他还要再数,长孙质却忍不住道:“只有小孩子才会得分离焦虑症。1”

卢行溪忽的一僵,想想也觉得自己方才丢脸,索性丢脸丢大一点,不敢放开抱着妻子的手,生怕看见她的表情。

还是闺女贴心,适时出现。卢照雪刚好洗完澡,到正房见父母,却见阿爹抱着阿娘在那呜呜什么,她好笑道:“阿爹羞羞。”

羞羞就羞羞吧。女儿来了,也好揭过这一茬。

长孙质却是个坏心眼的:“你阿爹今日一天魂不守舍想着你,是不是要在幼学被人欺负。”

卢行溪脸红,想辩解自己并不是脑补过度,却听卢照雪说:“阿爹怎神机妙算!”

她语气夸张,当父母的却都正了脸色。

长孙质捏了捏女儿的手:“谁个欺负你?”

卢照雪道:“也没什么。我在堂上介绍自己,说以后想当将军,后面这话不知道怎的传了出去。康家的就带着三两个人一同来寻我晦气。”

长孙质一听女儿这语气就知道她没吃亏,心下大定。又见女儿用词学大人,寻晦气也说得出,可爱得她想狠狠rua她毛茸茸的小脑袋。

卢行溪可不是长孙质,他是个烈性子,读书时就是个不容人欺负的,现在当人家阿爹了,欺负他都还好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从斗罗开始猎杀主角 神秘复苏之诡相无间 轮回乐园:熔炉 狮醒东方 恶龙小姐与哑巴小厨娘 快穿:绿茶反派他甜度爆表 马桶人vs监控人穿越我是马桶王 骇客机械师 文明观察报告 我于诸天行救世,无人可挡 种神战争 猫想报仇真难 鬼蒙眼 阿尔宙斯的海贼之旅 怪谈瞧不起九叔,转身连夜改规则 疯道自传 惊悚:一开始我就想领个免费鸡蛋 成语故事 [综英美]哥谭之王 从斗罗开始的调律者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