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1/2页)

加入书签

先前两个卖身葬父的都被梁澈给买了下来,如今出现第三个,他自然是不好厚此薄彼。

咬了咬牙,梁澈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吉祥,拿银子。”

反正全部都是被人安插进来的探子,一个三个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只要不让他们接触核心的事物便可以了。

孔良策在梁澈答应跟在他身边的时候,还是非常沾沾自喜的,觉得自己想出来的这个卖身葬父的计谋相当不错。

可直到出现了第二个,乃至第三个。

孔良策脸上的笑便再也维持不住了。

毕竟是个傻子都能够看出来这一出又一出的卖身葬父的戏码就是专门演给梁澈看的。

冷汗不停的从后背冒出来,孔良策绞尽脑汁思索着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想要把自己从梁澈的怀疑里摘出来。

可还不等他开口说话,就在即将要到达牙行的时候,又出现了一位卖身葬父的男子。

他哭的可怜极了,身上也破破烂烂,瞳孔中染着血丝,在他的声嘶力竭之下,整条街都仿佛染上了一抹悲伤的味道。

梁澈直接给气笑了。

他大踏步走过去,也不等那男子开口说出哀求的话来,直接就将一锭银子扔了过去,“来,我买你了!”

不远处的茶楼里,一名小太监绘声绘色的学着梁澈所说的话,“康王殿下将那些卖身葬父的人全收进了府里去。”

沈听肆点点头,按照梁澈的性子,这些人即便被他收到了康王府里去,也是得不到什么重用的,那就随他的便吧。

权当是图一个乐子好了。

也顺带的,让梁澈能够多长一个心眼,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如他曾经那般可怜的人,都可以惺惺相惜。

沈听肆此番出宫,除了给梁澈多凑了几个卖身葬父的下人以外,更重要的还是调查江南道盐税的事情。

这最后一份证据,就在户部侍郎康明远的家里。

日头落了下去,洁白的雪花纷扬飘下,溅在冰冷的绣春刀刀刃之上,衬的本就杀气腾腾的东厂爪牙们更加的骇人。

“砰——”

伴随着户部侍郎府的大门被人重重一脚踢开,大批东厂太监蜂拥而入,他们整齐地排列成两列,在风扬的雪花里,沈听肆一步一步的踏了进来。

沈听肆来的实在是太过于让人猝不及防,院子里打扫的下人们惊讶了一瞬,在看清楚沈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凋零世界 地球数据化后,我在游戏里生活 火影,盘点那些名场面 重生:开局觉醒提取卡系统 末世来临,当团宠的幸福生活 超神之天使往事 王者:御姐边路,全网顶不住了! 圣斗士之圣战再起 无限:看我玩转所有副本 诡异故事会 借命风水师 末世穿越指南 我在黑篮打篮球 民间短故事集 赛尔号平行时空 让你重生,没让你成人工智能 恐怖噩梦:我有一对鬼眼 特摄餐厅 全民求生:开局获得属性替换天赋 陆总白天反迷信,晚上跟夫人学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