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1/3页)

加入书签

连续泡了七天的汤药,梁澈感觉自己的双腿仿佛被扒下了一层皮,疼的都快不属于自己了。

但那个罪魁祸首却笑意盈盈的,“恭喜殿下,从明日开始,我们就可以进行下一个时期的治疗了。”

梁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赶忙挥手,“知道了,知道了,你快走吧。”

他现在才明白,对比于治腿所受到的痛苦,之前在冷宫的那十年光阴都算得上是小巫见大巫了。

幸好也就只有七天,否则的话,他自己都保不准自己会不会在某一个时刻选择放弃。

真的太疼了。

深入骨髓般的疼,仿佛是印到了他的灵魂里,拔除不掉,也摆脱不了。

整整七天,梁澈无数次的疼昏死过去,如今即便刘禀离开,双腿也不用再泡那些汤药,可闻着空气中还隐隐残存的药味,梁澈却仿佛依旧置身于无边的痛苦当中。

即便如今的天依旧很冷,但梁澈还是固执的让宫人将整个宫殿里面所有的门窗都打开了来,企图把那药味给散了去。

而他自己,则是让小太监推着去御花园里转悠转悠。

可才走出殿门,就和迎面而来的沈听肆四目相对。

梁澈无奈,只能将人请了进去,“不知九千岁来访,未曾提前准备,只有几杯薄茶,还请九千岁勿怪。”

今日早晨起了雾,即便日头已经出来,远方却依旧有些看不太清楚。

殿内的四周都点了白烛。

烛火燃烧的很快,如泪般淌落下来,滴落在冰冷的地面上,很快又凝结成蜡。

沈听肆没有喝茶,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脊背挺直,玄衣烈烈。

“殿下的汤药泡完了,也该去尚书房入学了。”

梁澈莫名的感到了一股熟悉,就好似他曾经见过这样一幕,且在他幼年之时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可这又怎么可能呢?

自从三岁被扔进冷宫,他见到的不是宫女,就是太监,甚至是对于母后的模样都变得模糊了,又怎会记得这样的一道身影?

他下意识的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将那种熟悉之感甩出了脑海深处。

尚书房是一个专门用来给皇子们读书的地方,教书的先生都是朝中大儒,担任上书房大学士的,是当今的宰相楚文澋。

可一般的皇子们,三岁的时候就会进入尚书房念书,学习治国之道。

他足足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凋零世界 地球数据化后,我在游戏里生活 火影,盘点那些名场面 重生:开局觉醒提取卡系统 末世来临,当团宠的幸福生活 超神之天使往事 王者:御姐边路,全网顶不住了! 圣斗士之圣战再起 无限:看我玩转所有副本 诡异故事会 借命风水师 末世穿越指南 我在黑篮打篮球 民间短故事集 赛尔号平行时空 让你重生,没让你成人工智能 恐怖噩梦:我有一对鬼眼 特摄餐厅 全民求生:开局获得属性替换天赋 陆总白天反迷信,晚上跟夫人学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