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1/2页)

加入书签

崇明一个健步冲上来扶住了沈听肆,他哑着嗓音,整个身体都颤抖的不行,“督主……”

“来人!快来人!”崇明搀着沈听肆坐回竹椅中,双手扶着他的肩膀,防止倒下,紧接着便头冲着门口喊了好几声。

“莫张扬……”一只苍白无比,青筋毕露手忽然地抓住了崇明的胳膊,哑着嗓音的带着几分虚弱,近乎是乞求般的呢喃着。

但他的手下却格外的用力,都快恨不得将崇明的胳膊给捏断了去。

沈听肆眸底几乎崩出了血丝,只吐露出这么短短的三个字,就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那张素来清雅的脸上失去了所有的血色,惨白一片,豆大的汗珠一粒一粒的往外滚。

长长的眼睫不停的打着颤,似乎连睁开眼睛都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

崇明的一颗心也好似在这一刻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给攥紧了,疼的厉害。

沈听肆如今看起来大权在握,风光无比,可又有多少人知晓,在他成为东厂督主之前的那十几年当中,他又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明明才二十多岁啊,身体却已经完全破败的不成样子。

若不是心中始终撑着一口气要为镇国公府翻案,又怎能坚持这么久?

“吱呀——”

房门被打开,因着方才崇明的呼唤,两名小太监急赤白脸的走了进来,“督主。”

崇明理解沈听肆的顾虑,梁澈才刚刚现于人前,无论是几位皇子也好,还是安亲王也罢,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

梁澈势弱,前面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这个时候不能出现任何的意外。

崇明迅速往前挪动了一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沈听肆,赶紧随意找了个理由挥手将人打发了去,“没什么事,方才不小心打翻了一只茶杯,这里由我来收拾就行了。”

“是。”两名小太监应了一声,又亦步亦趋的退了回去,还很贴心的将房门给关了起来。

但就是在这屋门一开一关的间隙里,屋外的寒风裹挟着冷意窜进来,沈听肆喉咙处猛然间传来一阵痒意,他单手撑着桌角开始剧烈的咳嗽。

唇齿间溢出一股腥甜之意,鲜红的血色弥漫。

在这般痛苦之下,那双狭长的眼眸紧闭,心脏跳动的愈发的艰难,好似随时都要停止。

“督主……”崇明连忙倒了杯温水,递到沈听肆的唇边,试图让他缓和一下嗓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在我变成丧尸之前 重生之默 死亡临近:神秘苏醒 正经在人间打酱油 那些事儿,很邪性 末日之我有个大计划 惊悚禁忌 我当入殓师的那些年 迷雾降临,从零开始无限进化 凹凸世界之坠落黎明 火影:泪燃剪辑,鸣人破防全忍界 废土求生我沉迷挖野菜不可自拔 赛马娘:请叫我sir 斗罗:被读心后,成为千仞雪玩伴 小七幻想录 病弱美人在恐怖游戏艰难求生 八零团宝甜糯糯,捧奶瓶捉鬼全家宠 悬案之真实的罪恶 误入恐怖游戏以后 盗墓:开局融合蚂蚁获万斤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