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猎 (第1/3页)

加入书签

感觉不妙,赵爷迅速穿好了衣服,叫起药童,简单地点过了药箱物品,便往东厢跑。

东厢内院伺候的仆佣都被六福喊了起来,提着药箱进得主屋,一打眼,赵爷便惊道:“小少爷脸怎么这么红,很热吗?”

其实庄冬卿还好,但听得赵爷这般说,也用手摸脸,困惑道:“很红吗?刚醒的时候是有点热,现在,我感觉又还好。”

赵爷把脉枕放好,请庄冬卿伸手,切脉。

一搭上,赵爷不由轻轻嘶气。

比起刚醒的时候,其实庄冬卿已经舒服了一些,但仍旧困困的,并没有留意到赵爷的神色。

赵爷:“小少爷说今天闻到了主子身上的熏香?”

“啊,对,也不知道是什么香气,人走了屋子里都还有味儿。”

赵爷:“闻着是什么香气?”

庄冬卿想了想,“我也说不准,若有似无的,很幽微,但并不腻人,像是花香,又很清淡。”

人走了屋子里还有味儿,幽微,若有似无,清淡。

这几个形容一定程度上是相悖的。

赵爷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左手换右手,右手又换左手,细细把过脉,额头上竟是出了一层细汗。

赵爷:“今天还有什么和平时不一致的吗?”

庄冬卿第一反应:“今天一天都和王爷在一起。”被迫的。

“……”

说完也觉得不对,又补了句,“还见了个朋友,在外面用了饭,其他的没了。”

赵爷把针摆开,“小少爷,我在你几个穴位处施针,觉得难受你就说。”

庄冬卿点头。

扎了几针庄冬卿就受不住了,赵爷没继续,拔出一根来靠近烛火,便见那针微微发黑。

竟是同广月台那日,从岑砚身上拔下来的针一模一样。

赵爷抹了把额头,手背全是汗。

心中已经有些明白庄冬卿的脉象为何总是不对了。

“小少爷,有一味药金贵,开库房的话,我恐怕得先去同王爷禀报一声。”

庄冬卿点头,不疑有他。

赵爷流着汗走了,脚步飞快。

通传过,进了岑砚的院子,赵爷去找岑砚,着药童去找柳七柳总管。

岑砚披了件衣服起身,利落道:“东厢怎么了?说。”

赵爷先行了个礼,太过郑重,岑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路明非不想当超级英雄 穿越电视剧:猎冰之旅 能看见光的人 我去影视掠夺资源 快穿:每个世界都要糖 原神我是史莱姆 探案,我与案犯巅峰对决! 蛮牛寻妖录 老子传奇:大道至简 蚀梦者 这个AD太稳健了 一个很暗很暗的暗卫 路人甲被读心后暴富了 我家孩子疯到你了吗? 我出生那天,天棺赐福,九龙镇煞 网游之亵渎 叶罗丽之未来可期 盗墓:天赋都点投胎上了! 末世:外星飞船撞向地球灭绝人类 明日方舟之爱国者的胞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