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第1/3页)

加入书签

【5】

隐雷阵阵,闷憋了整日的雨,终于在傍晚时分倾盆落下。

沈玉娇正倚在窗畔忖度着这样大的雨,裴瑕是否还会来时,便见灰暗雨帘间那道清隽身影,撑伞而来。

前几日见到他来,心头是雀跃的,今日心头却是五味杂陈,难以言说。

夜里用过晚膳,裴瑕也看出她情绪颓靡,接过她递来的香茶时,问了一句:“可是白日去母亲院里请安,她和你说了什么?”

沈玉娇指尖微顿,掀眸对上男人清阔的眉宇,那双形状好看的凤眸里并无多少情绪,但直直凝视人时,却有种看破一切的透彻凌厉。

“郎君怎的有此一问?”

沈玉娇垂睫,面上浮起一抹故作轻松的浅笑:“每日晨昏定省不都那样,母亲教诲,我们做小辈的听着便是。”

裴瑕闻言,深深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就在沈玉娇以为这茬就此揭过时,男人饮了半杯茶,搁下茶盏,道:“待我走后,你若觉得在府中憋闷无趣,可搬去南月山的妙安堂小住,直到我回来。”

沈玉娇惊愕看他。

裴瑕面无波澜:“天气渐热起来,山上凉爽,也更清净。”

这言下之意,沈玉娇怎会不懂。

原来他知道他走后,她在府中处境或许更艰难,让她去妙安堂躲清静呢。

说起妙安堂这座百年古庵,虽然对世家贵族和平民百姓都开放,但说是河东裴氏的家庙也不为过。

毕竟当年建立这座妙安堂的慈安师太,便是裴氏一位望门寡的姑奶奶。

据说那位姑奶奶慧根深厚,乐善好施,守寡后收养了许多被弃的女婴,教她们读书明理,安身立命。她圆寂前夕,有七彩佛光笼罩庵堂,百姓们都说她是功德圆满,位列仙班了。

而她骨灰凝结为十八颗舍利子,现在还供奉在妙安堂后殿,也不知是谁传出来的,求子嗣特别灵验,这几十年间庵堂里的香火也绵延不断。

因着妙安堂是裴氏初建,庵堂后有一座修建规整的小院子,专门供给裴氏女眷进香礼佛小住。

沈玉娇虽然只跟着婆母王氏去过一回,对那座清幽雅致的庵堂,也颇有好感。

若能在山间住着,食宿虽比不上府里精细,但能免去每日的晨昏定省,就足以让沈玉娇心动,不过——

“郎君你才出门,我就搬去庵堂小住,母亲那边怕是……不会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薅羊毛的末世生活 元尊之天下独尊 末日降临,我成为了金属生命 这个地球人也太强了 人在斗罗,哄骗小舞魂环 末世求生:这世界有点猛 我为道士的最后十年 从魔卡开始万界旅行【悠闲慢旅】 植物学家在盗笔 末日满级玩家 一听就懂的风水 我在末日有套房 全球游戏:我只想静静的刷成就 快穿之厨子太腹黑 魔天驾到 规则怪谈:特殊体质 洪荒:老子我也拒绝被夺舍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二十八年有多久 不一样的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