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第1/2页)

加入书签

【14】/晋江文学城首发

沈玉娇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里她的魂儿好似晃晃悠悠飘到了奈何桥,倏然地府也发了涝灾,汹涌的冥河水涌动着,巨浪冲天,强势而猛烈地将她卷入其中。

她在水里挣扎,还呛了好几口。奇怪的是,那水不冷也不涩,反而暖融融、甜丝丝,涌入喉中,胃里也跟着暖起来,飘忽忽的魂儿也有了重量般,一点点落着,最后落回躯壳。

她的魂儿和身体便裹挟在这阵莫名又温暖的洪流中,沉沉睡去。

说实话,沈玉娇已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睡过一个安稳绵长的好觉。

从林间落难开始,这一路上颠沛流离,让她的神经时刻紧绷着,不敢有一丝松懈——

毕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还带着个孱弱婴孩,想在这乱世求生,只能打起十二分谨慎。

可现下,她实在太累了。

累到无法思考太多,只想就这样睡过去……哪怕一觉不醒,能这样睡着死了也成。

但她还活着。

疲累散去,意识回笼,最后被窗外一阵鸡飞狗跳声彻底吵醒。

“咕咕咕,咕咕咕咕——”

“你他娘的,老子就不信今天逮不到你!”

“咕咕咕咕咕咕!”

“你飞,我让你飞!看老子不把你毛拔光!”

嘈杂声隔墙入耳,沈玉娇眼皮微动了动,而后缓缓睁开。

入目是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蛛网密布的房梁,斑驳灰暗的土墙,泛黄开裂的木窗,不大的房间里摆着几件简陋家具,一张方桌,一条长椅,一个衣柜,再然后就是她身下这张硬邦邦的木板床,被褥还算整洁,但四周挂着的青纱帐打了好几个补丁,还零星沾着些陈年蚊子血。

老旧木门虚掩着,屋内唯一的光源是床边那扇窗,朦朦胧胧的光线透过窗户纸,又落在沈玉娇的眼皮上。

这是哪儿?她蹙着眉,而后晕厥前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上脑海。

她在土地庙撞见一伙山匪,那山匪头子不依不饶,还威胁她嫁给他?

再之后,她眼前一黑,再无意识……

“哈,小样儿,跟老子斗?你还能飞到天上不成!”

伴随着一阵扑棱翅膀声,窗外再次传来那道难掩嘚瑟的疏懒嗓音:“还不是落在老子手上。”

这声音?

沈玉娇从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薅羊毛的末世生活 元尊之天下独尊 末日降临,我成为了金属生命 这个地球人也太强了 人在斗罗,哄骗小舞魂环 末世求生:这世界有点猛 我为道士的最后十年 从魔卡开始万界旅行【悠闲慢旅】 植物学家在盗笔 末日满级玩家 一听就懂的风水 我在末日有套房 全球游戏:我只想静静的刷成就 快穿之厨子太腹黑 魔天驾到 规则怪谈:特殊体质 洪荒:老子我也拒绝被夺舍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二十八年有多久 不一样的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