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第1/4页)

加入书签

【9】

三日后,洛阳,裴宅。

此处府邸原是裴瑕之父裴茂当年任洛阳郡守的旧宅,后来裴茂病逝,王氏便带着五岁幼子回了闻喜老家,这宅子便由几名老仆打理着。每逢秋日,王氏会回来小住一两月,追忆亡夫与往昔岁月。

只是往年都是香车宝马从从容容地来,今年却是轻装简行急慌慌来逃灾。

载着二房三房那些姨娘庶女的车队甫一到达,二房柳姨娘就领着孙李两位侍卫,火急火燎赶到崔氏面。

待听到沈玉娇下落不明,崔氏险些从椅上摔跤,脸都白了:“遇见流匪,惊马跑了?你们这群蠢货,连接个人都接不来,府里养你们有什么用!”

柳姨娘缩着肩膀站在一旁,唯唯诺诺道:“娘子,妾身可是听了您的吩咐,老实在府里等了的。”

言下之意,这事怪不着她。

跪在地上的两位侍卫,俯首叩地:“还请二夫人明鉴,林中突遇流匪,他们七八号人,卑职已竭力应战,然双拳实在难敌众手,娘子的马又惊跑了。卑职寻到天黑,也没寻到娘子身影,也不知她是逃出生天,还是……”

孙侍卫嗓音透着悲恸:“已落入流匪手中,生死不明。”

崔氏听得此言,再看孙侍卫带来的那件血衣,心下凉了大半截。

沈玉娇要是死了,反倒好了。

倘若没死,一个容貌昳丽的弱女子,落入流匪手中……那还不如死了!

柳姨娘见崔氏迟迟不语,心下惴惴,轻唤道:“娘子,这事……可要和大夫人禀报一声?”

禀报,当然要禀报。

可该如何禀报……

毕竟王氏离府前,可是将接人的差事交给她安排的。

就在崔氏心焦意乱时,门外婢子禀报:“三娘子来了。”

崔氏正烦闷着,见裴彤一袭鲜亮的石榴裙晃到眼前,语气也有些不耐:“你不在屋里待着,跑来这做什么?秋熳,扶你家娘子回去,别在这儿裹乱。”

“母亲,您这是怎么了?”裴彤软着嗓音,走到崔氏身边:“谁招您不快了?”

崔氏沉脸不语。

裴彤慢悠悠往下扫了眼,待看到孙侍卫手边放着的那件血衣,以及柳姨娘那副有苦难言的憋屈模样,眼底掠过一抹了然。

看来这桩差事,是办成了。

她尽量压下嘴角弧度,故作惊讶地叫出声:“啊呀,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薅羊毛的末世生活 元尊之天下独尊 末日降临,我成为了金属生命 这个地球人也太强了 人在斗罗,哄骗小舞魂环 末世求生:这世界有点猛 我为道士的最后十年 从魔卡开始万界旅行【悠闲慢旅】 植物学家在盗笔 末日满级玩家 一听就懂的风水 我在末日有套房 全球游戏:我只想静静的刷成就 快穿之厨子太腹黑 魔天驾到 规则怪谈:特殊体质 洪荒:老子我也拒绝被夺舍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二十八年有多久 不一样的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