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1/2页)

加入书签

我看着对面的男生,一刻也舍不得移开目光。

他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哥。

因为大病初愈而慢悠悠地举起勺子喝粥,粥烫到嘴不高兴地皱眉,察觉被人偷看后,勺子偏移路线磕在了嘴边糊上一层米粥的迷糊样子,都被我看在眼里。说实话,他的百态,不管美丑,我照单全收,自然是怎么看怎么可爱。

我赶紧把托腮的肉麻动作撤回,抽了几张纸巾,左手捏着他左腮的软肉和下颚骨,右手将米粥轻轻拭去。像母亲照顾小孩子似的。

哥不知道我会亲自帮他擦拭,愣了几秒想要偏头躲开,我已经把纸团丢进了垃圾桶。然后坐回座位继续托腮看着他。

哥拿着勺子吃也是,不吃也是,问我,“高虹,你受什么刺激了,正常点行不行?”又一口闷了那碗小米粥,递给我,“帮我洗一下,不用谢。”

说罢去了他自己的卧室。

我进到厨房,背对门口,像往常那样将沾有些许米粥的瓷勺含入嘴里——即使上面有哥的口水也没什么不同,无色无味,我却全身颤栗,心窝再次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请别怀疑我是一个喜欢偷吃别人唾液的变态,这种痴汉行为我仅仅针对我哥而已。

追溯根源,我和他从小就泾渭分明,一个万年学渣,一个万年学霸,当然,学渣注定非我莫属。

毕竟妈的紧箍咒式唠叨令我发自灵魂地害怕,所以每次考试前我都要拿着习题装模作样问一下哥,问问题为次要,主要还是对着哥顶礼膜拜一番,以满足中二少女信仰神明诚意供奉的念想,接着他会好气又好笑地站在原地瞧我双手合十对他躬身礼拜,说,“与其对着我拜,还不如好好复习来的实在,你看你哪次拜拜我就考及格了,妈跟你说了好多次……”

我便不耐烦地挥手,“知道了知道了,谁叫我都养成习惯了呢……哎哥你有没有不穿的外套借我一件呗,我的都洗掉了……”

于是用冠冕堂皇的借口转移话题,厚着脸皮顺走了哥的一件灰色外套和t恤——假若遇到意外情况拜不了本人,我还可以沾点学神之气。

我觉得我看哥的眼神差不多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变的。

以前从没发现哥身上有股淡淡的清香,直到某天穿着哥的外套去上学,一整日里衣服上那股香味像钩子一样,时不时就会勾引我的鼻子一下,朝我心口挠痒。

明明是很正常的洗衣粉味,却混着不知是香水味还是哥的体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书首页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清冷美人被透爆汁了 脑洞存放处 投怀送抱 [虫族主攻]引欲的枪 给他一个家 罪恶之城 无奈【家奴文】 身穿带球跑后我又穿回去了 姝棠 坑蒙拐骗后被大几巴惩罚了 有娃后开始恋爱gl(H) 病美人(高H纯爱) 辍轭记 颜狗穿成炮灰在恋综当舔狗[np] 私人震动棒 小妈被我掰弯 诱爱(GL SM) np世界找纯爱 面基社死后我被干了个爽 望棠怜(古言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