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1/3页)

加入书签

事实证明,当一个聪明男人想要拿捏你的时候,他总能够轻而易举的找到你的弱点。

许宜依被那声“哥哥”精准拿捏。

男人看似无意的撩拨,让她晕头转向的同时,手边的一张“七筒”就这么打了出去,完美的点到了男人的炮。

胡了。

许宜依:“?”

胡了?

怎么就胡了??

回过味来的许宜依:“”

天杀的狗男人!!

她杀气腾腾的转头对右手边的男人怒目而视,无声控诉他的耍赖行为!

司卿誉气定神闲的迎上她充满怨气的目光,镜片下的眼尾勾起了不太明显的弧度,浅色薄唇轻启,用口型对她无声说:谢谢。

似是慵懒又缱绻。

许宜依才刚冒到头顶的火焰,瞬间被浇灭。

她默默洗牌,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只是眼神四处乱晃时,不经意的又落在了司卿誉那边。

他正在跟老爷子说话,多数都是老爷子在说,他垂下眼睫,边洗牌边安静的在听。

许宜依只看到他半边侧脸:下颚线条流畅,鼻梁高挺到超出了亚洲人的正常范围,他睫毛长且密,自带天然眼线,侧面仍旧能看到睫毛偶尔扇动,在眼尾划出的一点弧度。

视线往下,许宜依目光落在了他突出的喉结上边。他喉结很大,侧面看尤其明显,早在遇到他之前,常年奔赴在各大“非法之地”网站的陈瑾就告诉她,喉结大的男人那方面都比较突出,甚至是丑陋的程度。

许宜依最开始并没有放到心上,直到遇到了司卿誉

脑海里的画面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开始回放她第一次帮他忙的时候,她呆坐在他腿上被吓傻的模样。

那时候,司卿誉大概是误会了什么,主动解下早已松动凌乱的领带覆在了她眼睛上。视野瞬间变得黑漆漆一片,许宜依后知后觉的欸了一声,不懂他为什么要突然绑她眼睛,只是她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嘴边的话语便尽数被男人吞噬殆尽。

那天他亲了她很久,久到许宜依嘴唇都麻木了,他才一点一点将吻落在她耳边,嗓音沙哑的问她:“还怕?”

许宜依不记得当时自己是什么反应,好像是点头了,又好像是摇头了。

反正她听到司卿誉轻叹了声,说:“就那么丑?”

许宜依当时真没懂他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就摇头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薅羊毛的末世生活 元尊之天下独尊 末日降临,我成为了金属生命 这个地球人也太强了 人在斗罗,哄骗小舞魂环 末世求生:这世界有点猛 我为道士的最后十年 从魔卡开始万界旅行【悠闲慢旅】 植物学家在盗笔 末日满级玩家 一听就懂的风水 我在末日有套房 全球游戏:我只想静静的刷成就 快穿之厨子太腹黑 魔天驾到 规则怪谈:特殊体质 洪荒:老子我也拒绝被夺舍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二十八年有多久 不一样的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