榨干了 (第1/1页)

加入书签

终于是来了。

对于这传说中将巫女折磨致死的蚀骨之痛,甍庄众人都对此有一个更为贴切的称呼——天罚。

无泱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从真正成为巫女的那一刻起。

骨骼的每一刻都无不在叫嚣着痛楚,从体内蔓延出的疼痛让人有种恨不得杀了自己的无力,

几乎是一瞬间,无泱就脱了力,身体轻飘飘的朝着地板倒下,

无泱的脸色苍白,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汗珠打湿鬓发,拳头握的死死的,指尖在掌心刺出五个月牙似的血印。

可这都没有用,痛感排山倒海地涌向大脑,无泱反应都迟钝了许多,过了许久才意识到自己并没倒在地上,

她迷蒙睁开眼,身体被一条臂膀圈住,而她整个人都倒在这人的怀里,她掀开眼,入目可见的是郢停的下颚,她努力地想往上看,想看到他的眼,

终于,终于看到了——那双狭长的狐狸眼,眼睛垂下的时候眼睫都搭在眼尾,看上去没什么情绪,但是好像又在犹豫些什么。

在犹豫什么呢?

分明此刻脑袋已成了一团浆糊,无泱却觉得自己从未这样清醒过,她只死死揪住身下人的道袍,身体无意识地小幅度蹭动,就连溢出唇角的呻吟都听出痛楚和不耐。

在无泱僵住倒下的瞬间,郢停就有了动作,他速度极快,不过一眨眼,长臂一揽,就将无力倒下的少女揽入了自己怀中。

她看上去很痛。

像极了没有安全感的幼崽,一个劲地往他怀里钻,展示着如同敞着肚皮任他摸一样的依赖和信任。

郢停垂眸看她,眸中颜色浅淡,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更像是在权衡些什么。

他很清楚疼痛的感觉,像有上万只虫子啃噬着骨头,痛到后面,神志不清,就连心脏都绞痛,令人无法呼吸。

在这样的痛楚之中,人是无法活下来的,就算活下来了,也要精神失常了。

郢停是这样走来的,那时每日都有尸骨堆成一座座小山,呻吟和嚎哭的声音不绝于耳,如魔音一样在狭小的暗室内回荡,可真正痛的很了,是没有力气嚎叫的,

就像此刻的无泱一样,声音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这样漂亮的小娘子,疯了多可怜啊。

郢停面无表情地俯下身,发丝混着无泱的,看上去亲密无间。

苍白的骨节触上少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意外寄生 黎明沉溺abo 不do就会死 【女攻】 夹心玩物 默认关系(校园1v1) [快穿]蠢毒炮灰被疯批打桩了 溯洄 愁煞人 超品渔夫 江辰唐楚楚 【快穿】当炮灰被万人迷穿了(gl) 军官日记 留白的故事匣子【短篇集】 竹马游戏[BDSM|骨科] 你看起来好像要生了(纯生) 玫瑰刑 练笔短篇 大寒雪未消 合租室友的男友 娇娇饲养手册(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