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1/3页)

加入书签

康明远闭了闭眼睛,眼前浮现出二十年前的那个夜晚。

少年时的他,想要用自己的肩膀挑起清风明月和莺飞草长,心向远方自明朗。

可却从不知,人心诡变,世事炎凉。

那时的他刚在少年人中崭露头角,于一场诗会上拔得头筹,兴致勃勃的想要去告诉父亲,得到对方的嘉奖。

可却不小心在书房之外,听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永嘉帝担心镇国公府权势太大,会威胁到他的地位,许康父兵部尚书之位,让他暗中和羯胡合作,于战场上弄死镇国公和他的大儿子苏亭。

但奈何,羯胡人是个不讲信用的,在战场上弄死镇国公和苏亭后,他们并没有停手,而是一举南下,直接打到了汴京城。

逼得永嘉帝不得不弃都城逃离,花费多年时间,在安亲王的力挺下才重回汴京。

这般真相如同一块巨石一般,沉甸甸的压在康明远的心头,压的他完全喘不过气来。

可一边是永嘉帝,一边是他的亲生父亲,要么自己死,要么连带着父亲和康家满门被灭。

这就导致康明远一直都不敢说出真相。

可他也始终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所以他脱离了康家,试图凭借自己,为百姓做一些事情。

只可惜,哪怕如此,终究还是逃不过一个死字。

永嘉帝在当年既然能设计镇国公府投敌叛国,又怎会轻而易举的放过和他共谋了的康家呢?

这是康家的劫难,他们得认。

得为二十年前无辜死在漠北的十万大军赔罪。

康明远自知自己逃不过了,因此只希望沈听肆能够保住他妻儿的一条贱命。

他也能在临死之前,把这个压在心上几十年的秘密说出来。

叙述完所有的一切,康明远深吸了一口气,“这便是我所知道的事实真相,具体要如何做,殿下自行处置吧。”

梁澈坐在轮椅上,浑身的气质格外冰冷,整张脸惨白一片,唯一有色彩的似乎就只剩下了那双泛着些许嫣红的眼睛。

不是没有怀疑过的。

一把红缨枪耍得虎虎生威的外祖,骑在高头大马上甲胄凛冽的舅父,万军丛中无人能挡的大表哥,和他一起扎马步,许下君臣相宜的二表兄……

那样的一家人,怎会投敌叛国呢?

只不过……

是鸟尽弓藏,兔死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薅羊毛的末世生活 元尊之天下独尊 末日降临,我成为了金属生命 这个地球人也太强了 人在斗罗,哄骗小舞魂环 末世求生:这世界有点猛 我为道士的最后十年 从魔卡开始万界旅行【悠闲慢旅】 植物学家在盗笔 末日满级玩家 一听就懂的风水 我在末日有套房 全球游戏:我只想静静的刷成就 快穿之厨子太腹黑 魔天驾到 规则怪谈:特殊体质 洪荒:老子我也拒绝被夺舍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二十八年有多久 不一样的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