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1/3页)

加入书签

孩提的话语总是不包含恶意,他们只管尽情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可有的时候,最是无辜的话语,也最伤人。

梁澈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这次的他不需要刻意装可怜,而是真的心里难受。

十九皇子的“母妃”两个字,一下子就把梁澈维持住的坚强给撕碎了去。

他看着瞪着一双大眼睛,满脸好奇的十九皇子,顿时心中升起了一股恶念来。

凭什么他们就能够安安稳稳的在尚书房里念书?!凭什么他们可以享受着自己母亲的关心和爱护?!凭什么他们这么单纯,没有吃过半点苦?!

这世间万物,怎的这般不公平?!

梁澈咬着牙,一字一顿,“我没有母妃,我只有母后,但是在十五年前,我的母后就死了,死了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死了就是你这辈子都再也看不到她了!”

十九皇子被梁澈眼中猩红的恶意给吓到,踉跄了两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随后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不要母妃死!我不要母妃死!”

“你是个坏人,你不是我皇兄!”

“我要去告诉父皇,你欺负我!”

梁澈低垂着眼眸,就那样静静的看了过去,眸底不含半点神采,冷淡又漠然,“随你的便,我确实不是。”

语罢,留着目瞪口呆的一群人,梁澈径直滚动着轮椅离开了。

永嘉帝属意的人是梁越,他这块磨刀石还没发挥作用之前,永嘉帝是不会对他做什么的。

果不其然,即便十九皇子和容妃给去永嘉帝告了状,永嘉帝也只不过是口头斥责了一番梁澈。

这对于梁澈而言根本就是不痛不痒,还没有饿肚子让他来的难受呢。

但出乎梁澈意料之外的是,让他挨了骂从正阳殿出来后,竟发现宰相楚文澋站在一旁等他。

梁澈走过去,态度恭敬的施了一个礼,“夫子。”

如今他已经进了尚书房,自然也不必再避讳着旁人了。

“我来吧。”楚文澋走到梁澈身后,从小太监手中接过了轮椅的扶手,推着梁澈慢慢的往前走。

梁澈不知道楚文澋究竟是什么意思,两人走在长长的宫道上,相顾无言。

“殿下当年满月礼的时候,老臣还抱过殿下呢。”

就在梁澈以为楚文澋就只是单纯的想要把他送回他的住所时,楚文澋却冷不丁的开了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薅羊毛的末世生活 元尊之天下独尊 末日降临,我成为了金属生命 这个地球人也太强了 人在斗罗,哄骗小舞魂环 末世求生:这世界有点猛 我为道士的最后十年 从魔卡开始万界旅行【悠闲慢旅】 植物学家在盗笔 末日满级玩家 一听就懂的风水 我在末日有套房 全球游戏:我只想静静的刷成就 快穿之厨子太腹黑 魔天驾到 规则怪谈:特殊体质 洪荒:老子我也拒绝被夺舍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二十八年有多久 不一样的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