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2页)

加入书签

永徽四年,草长莺飞时节。

长安靖安坊的英国公府,今日鸡飞狗跳得很。因着家中独女已到入学之龄,全家人跟着忙活起来。

说起来真是千顷地里一根苗,京中与英国公同龄的男人里,只有这一个女儿的,惟有英国公了。连那早年丧了妻的枢密使大人,都有个独子傍身呢。

英国公卢行溪,长安官员中独一份的爱重妻女,噢,这个“女”倒是顺带的,爱重妻子却是人尽皆知。谁让卢行溪家中别说妾室,连个通房、乐女也没有呢。平日里同僚往来,更是对平康坊直言拒绝,硬是要拉他去,还要被他喷个狗血喷头,仿佛包个妓子就是丧尽天良的恶人渣滓。

久而久之,也没人敢碰这根硬骨头,凭空讨个没趣了。

却也有人说他是畏惧妻室娘家。年轻的英国公娶了皇后娘娘的妹妹,和官家成了连襟,便是为着帝后威势,也不好造次。信这话的男人,自是不信天底下还真有不偷腥的猫,信这话的女人嘛,只以此宽慰自己,好不和自家死人头比,免得人比人气死人。

英国公与妻子长孙质成婚两年都没有消息,到第三年,才得了一女,取名卢照雪,小名萤萤。往后这长孙氏再无喜信传出,偏那英国公也不介意,膝下只一女,也疼得什么似的。

正房里。

卢行溪与爱妻道:“萤萤第一日入学,也不知道会疯成什么样。”

长孙质捏了捏眉心,只再检查了一遍给女儿的小书箱,没再搭理丈夫。这些话,葫芦似的颠过来倒过去,从昨晚上说到今早上,再理他一句更是不肯完。

这书箱是郎君亲手做的,质地结实,外表软和,就怕硌着了闺女。只简单放了一些用物,笔墨纸砚那些都在幼学专门处领取。长孙质幼年也是这般过来的,自是理解用意。甭管你回家后用什么上好宣纸,在这上学大家就都是平等的同窗。

卢行溪继续道:“本是要寻程密吃酒,托赖他看顾一下萤萤,偏你又不许。”

这程密,便是长安第一幼学院长,与卢行溪是积年好友,他却无出仕之心,在这幼学里领着一帮孩童,读书明理,也自得其乐。

长孙质指着他道:“郎君不放心萤萤,我也知晓。只没你这样的阿爹,编排自家闺女是个疯丫头。”见卢行溪要辩解,又掌不住笑了:“别人当父母的,只忧心儿女舍不得家中,第一日入学丢不开父母的手,你倒好,还怕萤萤疯得不肯回家。”

卢行溪自己也笑了,笑罢脸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书首页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从斗罗开始猎杀主角 神秘复苏之诡相无间 轮回乐园:熔炉 狮醒东方 恶龙小姐与哑巴小厨娘 快穿:绿茶反派他甜度爆表 马桶人vs监控人穿越我是马桶王 骇客机械师 文明观察报告 我于诸天行救世,无人可挡 种神战争 猫想报仇真难 鬼蒙眼 阿尔宙斯的海贼之旅 怪谈瞧不起九叔,转身连夜改规则 疯道自传 惊悚:一开始我就想领个免费鸡蛋 成语故事 [综英美]哥谭之王 从斗罗开始的调律者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