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正好韶华,折了花枝贰 (第1/1页)

加入书签

两人回到老屋时候,一人头发乱糟糟,一人脸上多了一排整齐的牙印,带血的。

爷爷奶奶早睡了,不然又得鸡飞狗跳一遭。

方宣瞪方宁,憋着气声说话,“明天要去打狂犬疫苗了,你个狗,下嘴不知轻重。”

方宁轻晒,暗道不与小人斤斤计较,回击,“贱人。”

这个夜晚,注定漫长。

老屋不大,兄妹二人共用一个屋子,因着大了,也分出来两架床,分别洗完澡上床后,唇枪舌战仍不停。

“我说你没一点女人样子,除了脾气大哪都不大。”

“你个死人还想再打一架是不是?”

“你想把爷奶吵醒就来。”

暂时停战,两分钟后,重整旗鼓。

“死贱人没一点男人样子,嘴贱手贱哪都贱。”

“你阴阳谁呢小平胸。”

“谁应骂谁死贱人。”

……

从乡下去疾控中心远,兄妹二人蹲了辆小三轮,路上还回荡着奶奶的关心爷爷的责骂。

方爷爷是退伍老军人,性情严肃,见到方宣脸上结痂牙印非要打方宁手心二十,方宣在一边拱火,连带着被治个“管妹不严”之罪,定了三十板子,在奶奶的劝说下各减了十板子。

但爷爷情面一点没留,直到到了疾控中心,两人手掌心依旧火辣辣的。

待医生见到方宁脸上牙印时,惊叫,“哟,怎么被狗咬脸上啦?!”

方宣呲着牙撇方宁,“是啊,怎么被狗咬脸上了?”

医生这才注意是人牙印,取笑二人,“小情侣两个人玩归玩,闹归闹,下手下嘴也注意点子嘛。”

方宁当即吃了屎一样恶心,“医生姐姐,他是我亲哥,我们不是那关系。”

尴尬,是医生姐姐口罩也遮不住的蔓延。

回老屋依旧得坐小三轮,但意外遇到一个熟人。

“泊廷哥哥,你报考的哪儿?是不是a大?”方宁凑近谌泊廷,离方宣要多远有多远。

谌泊廷是二人幼时玩伴,正好大他们两岁,但因为方家父母工作忙碌,竟然同时上学到了初中,等高中才因为学校分开,但每年寒暑假依旧会在乡下小聚,算算时间,等这个假期过完三人都要到大学报道。

谌泊廷抽出随身携带的纸巾,帮方宁擦去额头和鼻尖的汗珠,又打开从上车就抱着的保温箱,从里面抽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都市小说相关阅读: 男女搭错线 我拿婚姻赌明天 叶凡唐若雪最新章节 工业帝国 水晶天使 苏清婉林冷殇 撒谎精 智齿 娇华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华娱之2000 腹黑王爷傻相公 国医 TNT之穿越未世生存 四合院,不要给我哇哇叫 冬时雪野(1v1) 治愈你,拥抱你[快穿] 不渡 山村三舂 舂光辉荒野